小绿

写手一枚/
领域:性别平权/医学科普/情感专栏/心理学/教育学/
欢迎约稿

原耽圈里的一件大事,恳请大家关注

下午发的那条被乐乎屏蔽了,事件的始末请大家去微博上搜头条新闻,今天下午六点也就是五小时前的一条新闻。
那位大大真的身世可怜,而且不应该收到这样重的惩罚。恳请大家持续关注并且发声。
其实在开第一辆车的时候,我就研究过相关法条了,真的,可以说我们所有开过车的人,都在一个灰色地带。更不用说那些出过个志的大大们了。要说传播车,真的,写下来并且发在lofter上已经可以说是传播了。如果按浏览量计算,那真的很容易就比较严重了。更不用说牟利——虽然并没有刻意牟利,但有打赏。而且个志的话,哪怕我是个小透明我也知道,千这个数量真的算不了什么,圈里的大佬岁随随便便就上千了。
我现在感到很不安,恳请大家发声支援这位大大,重点是她有过错,但不至此。千万不要攻击D和郭嘉,恳请各位了!
我不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再也没有车可以看,甚至再也没有耽美可以看。
希望大家能发声的,都去说句话吧。
拜托了。
求扩散。
以及,这位大大的案子是没有判错的,结果也是公正的,但需要讨论的是20年前的法条是否在今天仍然适用。

all子曰

子曰正睡得迷迷糊糊,没多时就处在一片云雾之中。白茫茫的,看不真切。

子曰心想着自己大概是在做梦,便也随性往前走,前路渐渐清明起来。忽然见到一妙龄女子,约莫十八九岁的年纪,身着绿衣。眉目清秀,顾盼之间自有风流韵味。

子曰暗暗心奇,这等美人,我并无见过,怎么好端端的会梦见她呢?正在踌躇间,不知如何搭讪,那美人走过来将子曰扑倒在地,动作娴熟,没几下就将子曰剥了个干净。

子曰喘道:“好姐姐,你饶了我罢,子曰受不住了——”

那绿衣女子邪魅一笑:“你吃了我多少族人了,今天我要全部讨回来。”

第二天清晨,子曰精疲力竭地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瓜地里。


果然医学就是小黄文粉碎机啊

今天看外科学,骤然发现肛管齿状线之上是由自主神经支配的,并没有疼痛感!!!而齿状线以下距肛缘只有1.5-2厘米,也就是说:

“他感到粘膜火辣辣的疼痛”是TM根本不存在的!!!

以及,第一夜过后,小受望着被子上的落红,娇嗔道:

“你要给人家负责~”

屁,男的只会肛裂好嘛!

变现为便秘、疼痛、便后出血。

嗯。

子日干得漂亮!(⑉°з°)-♡

今天榨桔子汁了吗:

出来挨打, @是麦兜啊~  @请叫我墨墨大人文写的和观音土差不多,跳🉐️比猴子还高,还一言不和拉黑人


首席执政官:



我这人比较精神洁癖




前几天在群里和一位小宝贝相谈甚欢结果今天开屏发现他和麦兜小姐姐联文噢。
谁他妈和麦兜cy林荫那堆可爱小姐姐是亲友或者关注了他们的求求你们取关我叭,老死不相往来。




ooc就算了,qj梗也能玩的飞起,qj梗也就算了,童车也开,开开开,开你妈个鸡,八岁是干那种事的年纪???还他妈拿棉签润滑,润滑润你妈个鸡。
抄袭的事我就不说了,贱人自有天收。
猥亵未成年是犯法的。
不管宋薛晓薛还是其他,老子没敲爆你的头都是好的。




求求我的列表不要再推他们的文叭
给我一条生路好不好




我现在看见麦兜两个字生理性厌恶
生,理,性,厌,恶。




心态炸了
求你们饶了我吧


很无耻地打上TAG

看到一位太太问我们为什么萌上双鬼道,嗯……

我是从薛晓—晓薛—宋薛—宋晓薛—all薛这样过来的。就很萌双鬼道这种感觉。

我很喜欢前世的魏无羡,尤其是他剖完金丹修鬼道的那一段历程。人性的光亮,是在最黑暗处显露出来。如果乱葬岗上的魏无羡捡到薛洋,想来会是一段苦中作乐,但很是美好的时光。

洋洋在我心里就是孩子,善恶未开的稚子。双道和洋洋的cp固然是极好的,但按照双道对洋洋的教育方法,无法发挥洋洋的天赋。总是有些可惜。就像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一起,虽然蓝忘机对他很是宽容宠溺,但到底不能和以前一样尽兴而为了。

而魏无羡若不是自在的魏无羡,也算不得为无羡了。

但若是双鬼道的话,就不一样了。魏无羡表面上流氓,骨子里君子。很对我胃口。他和洋洋也有很多共同点,都是年幼流落街头,都是天赋秉异,都修了被视为邪路的鬼道。

前辈和萌新;师父与徒弟;一起炸过乱葬岗;一起驭过走尸。

是每天在乱糟糟的山洞里醒来,你的脚丫子踹上我的脸,我抱着你的小腿当猪蹄啃;

是学着师父泡妞,画虎不成反类犬,反而被妹子调戏;

是鬼节的万点磷火,每一盏都是贺你的生辰,小小的孩子说要与天上的星尘分个高下;

是荆棘路上的笑语。

是什么都丧尽——

却依然和他一起大笑出声。


脑洞写作大赛

【脑洞故事大赛】上天堂

上帝:我亲爱的小灵魂,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你进入天堂的门票。
上帝:嗯……你杀死了一个活着不能好好活、死又不能好好死的人,你帮助这个天天都在抽烟、喝酒、晚睡等等慢性自杀的人早日成功……你将一个本来会被抑郁、焦虑、恐惧慢慢折磨致死的人从酷刑中解脱出来……
上帝:天堂欢迎你!!!
于是小灵魂就噔噔噔欢乐地跑进去了。
等到它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之后,一位天使“噫”了一声:

上帝,刚刚那个人是自杀啊!

【脑洞写作大赛】所谓光

*看出我在讽刺什么的也别说,我还想多活几年

在种花家一片特别黑暗的空间里,某天出现了一团很亮的光。
很耀眼。
那些偷偷摸摸发光发热,或者一直默默关注着这片空间的人们,都很是感动。
真是不容易啊,在这个不是主流、不被法律所保护、偷偷闷在柜子里的黑暗空间,竟然能出现这样明亮的光,真是奇迹啊。
他们欣赏着它、迷恋着它,甚至为它建立起了一个教派。
他们呼喊:
光就是一切!
光是最好、最妙的存在!
任何违背光意愿的东西,通通都要抹杀!
任何与光有共同点的东西,通通都是愚蠢的仿刻、卑劣的抄袭!
他们驱逐了萤火虫:你这样闪闪烁烁的光,肯定是从我们光之源那里偷的!
他们掐死还在襁褓里的其他光:这个题材是我们光之源先发明的,这个设定是我们光之源写过的,你不能用!
不管你怎么样,你也是会发光的东西,你肯定是借鉴我们光之源的!
他们甚至和日月叫板:什么刺眼的鬼东西啦,哪有我们家光好看呐。
……
后来光之源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光之源。
因为那片空间里 ,就没有其他光活着了。
至于那片空间是不是会继续黑暗下去——那我就不知道啦。

【脑洞写作大赛】树

树是一棵年轻的树。
它枝繁叶茂,郁郁青青。它提供枝头给鸟儿打窝,给花花草草们遮风挡雨。
但某天,这棵粗壮的大树,在微风细雨和小小的雷声中,轰然倒塌了。
失去树的生灵们互相指责。
小雨为自己辩解:这点小小的雨,其他的树都没事,怎么浇一浇它就会死呢?不怪我,都怪它太脆弱了。
鸟儿哭诉:树这个没有良心的,我又去哪里搭窝呢?我这么轻这么小巧,只是借了树一点小小的地方,怎么能说是我压死的呢?
花花草草不服道:树本来就是为了遮风挡雨而存在的。它自己受不了死掉了,又怎么能怪我们呢?我们只是碰巧接受了树一点点点点的帮助嘛。

这时候树妈妈来了。
树妈妈: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好心好意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死了,谁又给我养老呢?太不孝了。

这时候他们想起来去看树的遗体,发现树干里面都是空的。
树:妈妈你要我拼命长高长大长直,我只能这么做啊。
树:花花草草以及草,你们要求我的帮助,我又怎么能拒绝呢?
树:这个世界是真的很美好啊,可是我太累了。对不起。

【脑洞写作大赛】学医书单

《如何当一个好医生》
《生理学》
《生物化学》
《病理学》
《内科学》
《外科学》
《脊椎病的防治》
《腰椎疾病护理》
《非暴力沟通》
《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防身术篇》
《医疗事故法律纠纷处理》
《如何转行》
《十日冥想》
《百日筑基》
《千日结丹》
《万日元婴》
《学医——从入门到入坟》

【脑洞写作大赛】假如禁欲与纵欲互换

这是一个极度推崇啪啪啪而将禁欲视为罪恶的世界。

“那个女人!竟然公然在网络上公开自己冥想的视频,还号称自己已经禁欲34年了!”老爷爷气愤地戳着拐棍说,“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你们这些年轻人,哪里知道啪啪啪的光荣传统了!真是堕落腐化,不可救药!”
“是是是。”小明乖乖点头,却想着自己可要把冥想修仙小视频藏得更深一点才是。啊,不用做那些摩擦运动,就那么轻轻松松地坐着,男男女女甚至一起学习打游戏,那简直是天堂般的生活啊!

另一边,一位膀大腰圆的阿姨挤开了门诊大夫桌前层层叠叠围着的人,声音洪亮:“大夫,你可得帮我瞧瞧这妇科病!我这可是工伤!”
周围的人自动让出了一条路,年轻大夫满是崇敬道:“为国家为人民付出的老前辈,我们一定尽力将您的病治好。这才不辜负您对D对国家对人民无私的付出啊。”

“禁欲是最大的自私!”
“不为人类繁衍做出贡献的人是废物,是要被清理的垃圾!”
“第八套性ai广播体操,现在开始!”
“贯彻落实科学大保健,以繁殖为本!”

——那什么,我想讽刺啥你们应该看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