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绿

写手一枚/
领域:性别平权/医学科普/情感专栏/心理学/教育学/
欢迎约稿

很无耻地打上TAG

看到一位太太问我们为什么萌上双鬼道,嗯……

我是从薛晓—晓薛—宋薛—宋晓薛—all薛这样过来的。就很萌双鬼道这种感觉。

我很喜欢前世的魏无羡,尤其是他剖完金丹修鬼道的那一段历程。人性的光亮,是在最黑暗处显露出来。如果乱葬岗上的魏无羡捡到薛洋,想来会是一段苦中作乐,但很是美好的时光。

洋洋在我心里就是孩子,善恶未开的稚子。双道和洋洋的cp固然是极好的,但按照双道对洋洋的教育方法,无法发挥洋洋的天赋。总是有些可惜。就像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一起,虽然蓝忘机对他很是宽容宠溺,但到底不能和以前一样尽兴而为了。

而魏无羡若不是自在的魏无羡,也算不得为无羡了。

但若是双鬼道的话,就不一样了。魏无羡表面上流氓,骨子里君子。很对我胃口。他和洋洋也有很多共同点,都是年幼流落街头,都是天赋秉异,都修了被视为邪路的鬼道。

前辈和萌新;师父与徒弟;一起炸过乱葬岗;一起驭过走尸。

是每天在乱糟糟的山洞里醒来,你的脚丫子踹上我的脸,我抱着你的小腿当猪蹄啃;

是学着师父泡妞,画虎不成反类犬,反而被妹子调戏;

是鬼节的万点磷火,每一盏都是贺你的生辰,小小的孩子说要与天上的星尘分个高下;

是荆棘路上的笑语。

是什么都丧尽——

却依然和他一起大笑出声。


脑洞写作大赛

【脑洞故事大赛】上天堂

上帝:我亲爱的小灵魂,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你进入天堂的门票。
上帝:嗯……你杀死了一个活着不能好好活、死又不能好好死的人,你帮助这个天天都在抽烟、喝酒、晚睡等等慢性自杀的人早日成功……你将一个本来会被抑郁、焦虑、恐惧慢慢折磨致死的人从酷刑中解脱出来……
上帝:天堂欢迎你!!!
于是小灵魂就噔噔噔欢乐地跑进去了。
等到它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之后,一位天使“噫”了一声:

上帝,刚刚那个人是自杀啊!

【脑洞写作大赛】所谓光

*看出我在讽刺什么的也别说,我还想多活几年

在种花家一片特别黑暗的空间里,某天出现了一团很亮的光。
很耀眼。
那些偷偷摸摸发光发热,或者一直默默关注着这片空间的人们,都很是感动。
真是不容易啊,在这个不是主流、不被法律所保护、偷偷闷在柜子里的黑暗空间,竟然能出现这样明亮的光,真是奇迹啊。
他们欣赏着它、迷恋着它,甚至为它建立起了一个教派。
他们呼喊:
光就是一切!
光是最好、最妙的存在!
任何违背光意愿的东西,通通都要抹杀!
任何与光有共同点的东西,通通都是愚蠢的仿刻、卑劣的抄袭!
他们驱逐了萤火虫:你这样闪闪烁烁的光,肯定是从我们光之源那里偷的!
他们掐死还在襁褓里的其他光:这个题材是我们光之源先发明的,这个设定是我们光之源写过的,你不能用!
不管你怎么样,你也是会发光的东西,你肯定是借鉴我们光之源的!
他们甚至和日月叫板:什么刺眼的鬼东西啦,哪有我们家光好看呐。
……
后来光之源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光之源。
因为那片空间里 ,就没有其他光活着了。
至于那片空间是不是会继续黑暗下去——那我就不知道啦。

【脑洞写作大赛】树

树是一棵年轻的树。
它枝繁叶茂,郁郁青青。它提供枝头给鸟儿打窝,给花花草草们遮风挡雨。
但某天,这棵粗壮的大树,在微风细雨和小小的雷声中,轰然倒塌了。
失去树的生灵们互相指责。
小雨为自己辩解:这点小小的雨,其他的树都没事,怎么浇一浇它就会死呢?不怪我,都怪它太脆弱了。
鸟儿哭诉:树这个没有良心的,我又去哪里搭窝呢?我这么轻这么小巧,只是借了树一点小小的地方,怎么能说是我压死的呢?
花花草草不服道:树本来就是为了遮风挡雨而存在的。它自己受不了死掉了,又怎么能怪我们呢?我们只是碰巧接受了树一点点点点的帮助嘛。

这时候树妈妈来了。
树妈妈: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好心好意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死了,谁又给我养老呢?太不孝了。

这时候他们想起来去看树的遗体,发现树干里面都是空的。
树:妈妈你要我拼命长高长大长直,我只能这么做啊。
树:花花草草以及草,你们要求我的帮助,我又怎么能拒绝呢?
树:这个世界是真的很美好啊,可是我太累了。对不起。

【脑洞写作大赛】学医书单

《如何当一个好医生》
《生理学》
《生物化学》
《病理学》
《内科学》
《外科学》
《脊椎病的防治》
《腰椎疾病护理》
《非暴力沟通》
《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防身术篇》
《医疗事故法律纠纷处理》
《如何转行》
《十日冥想》
《百日筑基》
《千日结丹》
《万日元婴》
《学医——从入门到入坟》

【脑洞写作大赛】假如禁欲与纵欲互换

这是一个极度推崇啪啪啪而将禁欲视为罪恶的世界。

“那个女人!竟然公然在网络上公开自己冥想的视频,还号称自己已经禁欲34年了!”老爷爷气愤地戳着拐棍说,“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你们这些年轻人,哪里知道啪啪啪的光荣传统了!真是堕落腐化,不可救药!”
“是是是。”小明乖乖点头,却想着自己可要把冥想修仙小视频藏得更深一点才是。啊,不用做那些摩擦运动,就那么轻轻松松地坐着,男男女女甚至一起学习打游戏,那简直是天堂般的生活啊!

另一边,一位膀大腰圆的阿姨挤开了门诊大夫桌前层层叠叠围着的人,声音洪亮:“大夫,你可得帮我瞧瞧这妇科病!我这可是工伤!”
周围的人自动让出了一条路,年轻大夫满是崇敬道:“为国家为人民付出的老前辈,我们一定尽力将您的病治好。这才不辜负您对D对国家对人民无私的付出啊。”

“禁欲是最大的自私!”
“不为人类繁衍做出贡献的人是废物,是要被清理的垃圾!”
“第八套性ai广播体操,现在开始!”
“贯彻落实科学大保健,以繁殖为本!”

——那什么,我想讽刺啥你们应该看出来了吧。

论ABO性别系统的社会学进化机制

我今天忽然悟到ABO系统是怎么进化出来的。

如果资本主义社会一直持续下去的话,以及科技的进步,那么阶级带给人的影响将会远远大过出生时生理性别。

A,无论男女,基本上就是手握无数资源,有钱有闲且财富不断累积的上层。完全不需要靠工作来换得必要的生活物资。对于这些人来说,繁衍就是贡献自己基因的事情,简单容易且迅速,批量化生产。就算本身的生理性别是女性,借助科技的力量造个YJ什么的,多大点事啊。而本身生理性别是男性的想变得漂亮美丽,也可以重新塑造自己的外表。总之,有资本就都没问题。

O就是完全依附于A而生的。在生育完全不是个问题的时候,所谓饱暖思YY,YY这部分,就由专业的人来负责了。这些人可能来自于无产者中天生基因优良的个体。虽然有产者A可以借助科技来改变自己的外表,但下一代还是要靠基因改良。O不一定只是外貌基因优良,很可能其他基因也非常优良。但这就有个问题,无法保证这些基因优良的个体不会威胁到有产者的财产。所以O进化出了FQ期和标记系统,算是自我束缚来换得A的信任。

好了,最后再说一说被视为背景板B们。社会的工蜂,广大的无产者们,出卖劳动力换取必要的生活物资。性别趋近于无性(反正都是劳动力谁管你是男的女的)随着科技的进步,生活质量还算是可以。但生育意愿极低,因为自己的日子算是风平浪静,但并无向上爬的机会,又不想像O那样榨干自己换取资源,想来孩子也是如此。相反孩子还会拖累自己的生活质量。生活压力大,没有热情,X冷淡。

就是我。
以及再一次安利共产主义。

看到72届的校友们在图书馆门口合影,算来大家差不多都有将近60了吧。可是看他们脸上的神情啊,和我们也差不多,青春洋溢,活力四射。

仿佛看到了四十年后的自己。

这是一条不错的道路呢。
活着真好啊。

【温善】续定情信物

话说少年金光善到了岐山,可并不像自己那些同样被胁迫来的同窗那样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像是温家马上就要将他们洗吧干净拿去炖汤似的。

金光善不像是来当人质的,倒像是来温家做客的。他人长得漂亮,又出手阔绰,很快就和同窗的少年们打成了一片。甚至连一向高傲、素来正眼瞧人的温若寒也敢去撩上一撩。

金光善的小算盘打得很清楚:同辈之中,自己的天赋已经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但和温若寒相比,简直就是顽石比之灵玉。况且,对方床(和谐)上的功夫,也让金光善很是食髓知味,可以说见到他就腰软腿酥了。

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要是对方薄情寡义呢,赚个乐子没什么不好;要是对方念着露水夫妻的情义呢,傍上棵大树,自己也落得自在清闲。

点我上车

看到一句超适合温善的sao话

金光善:在下的腿都张开了,能不能借若寒哥哥的腰盘上一盘呐?

金光善:在下的腿都软了,能不能借温宗主的肩头搭一搭呀?

金光善:既然是温家弟子找我金家的麻烦,我这个宗主本来应该讨个公道。但我打又打不过温宗主,踢嘛也踢不着。不如,我夹一夹温宗主可好啊?

金光善:软剑太软了,金某人想尝尝更硬的东西呀。